学生在包厢饮酒过量死亡 事发KTV被判赔偿22万

作者:刘泽彬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1-02-24  浏览次数:5136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几个未成年的学生相约在KTV唱歌,谁料其中一人因醉酒呕吐窒息而身亡,家属认为KTV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要求赔偿。近日,韶关市武江区人民法院审结该起生命权纠纷案件,一审依法判决KTV应向未成年人父母赔偿损失合计22万元。但KTV不服该判决,上诉至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目前,该案业已生效。

2019年国庆节期间,学生小张与同学小马等其余4人(事发时均未成年)前往韶关市某KTV娱乐。凌晨时分,小张因酒后不适去包房内洗手间自主催吐。几分钟后,小马等人欲使用洗手间敲门无人应答,遂到隔壁包房洗手间解决,返回包房后发现小张仍未从洗手间出来,再次敲门仍无人应答,遂找到KTV服务员开门,发现小张已倒在厕所。小马等呼喊小张姓名并拍打其身体,但小张无反应,遂拨打120急救电话。之后,小马等人与服务员一起将小张放至平板车上,推往KTV门口等候急救车。救护车到达现场后,经接诊医生抢救,小张仍无脉搏和呼吸,事实上已死亡

接诊医生在抢救小张的过程中拨打110报警,随后小马等4人先后接受公安机关的询问调查。根据公安机关委托鉴定,小张乙醇含量达298.0mg/100mL,死因符合因自身呕吐物吸入气管致机械性窒息死亡。事发后,小马等4人分别支付2万元给小张父母,KTV亦向小张父母垫付3万元。小张父母认为KTV未阻止尚未成年的小张进入娱乐场所,出售酒精饮料给未成年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遂将KTV诉至法院要求赔偿。

KTV则认为,其未直接向未成年人小张提供酒水,小张事发当晚穿着亦与成年人无异,其无法辨别小张是否属于未成年人,容许其进入并无不当。事发后,其亦积极配合抢救,已经履行安全保障义务,不应向小张父母承担赔偿责任。

武江法院经审理认为,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为给未成年人创造一个的健康成长良好的外部环境,法律给予未成年人特殊的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本案中,KTV在经营过程中未能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接待了包括尚未成年的小张、小马等在内的5人在其经营场所消费,并提供了啤酒,其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的规定,主观上具有过错,并与小张最终因醉酒呕吐,呕吐物吸入气管致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故KTV应对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至于KTV提出小张进入被告营业场所时的穿着与成年人无异,其允许小张进入不存在过错的抗辩意见,法院认为18周岁只是一个年龄划分的节点,一般普通人对于18周岁左右的人的实际年龄均不太可能作出精准的判断,也正是基于此,法律才明确规定了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等在难以判明进入人员是否已成年的情况下,应当要求出示身份证件这一法定审查义务,但显然KTV在该案中并未尽到该审查注意义务,存在过错,故对KTV的该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综合考虑被告某KTV过错程度及其行为对损害后果发生的原因力大小、小张事发时的认知能力及其对损害后果发生的控制能力、小张父母的监管责任等因素,法院酌情确定KTV于该案承担20%的赔偿责任。结合小张父母各项损失,法院判决KTV应向小张父母赔偿22万元。扣减KTV已垫付的3万元后,KTV还应向小张父母支付19万元。

【法官寄语】“现在生意都不好做,问客人拿身份证这不是赶客吗?”面对经营者的质疑,一审主审法官指出,为了促进未成年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法律对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进行倾斜性照顾。众所周知,KTV等娱乐场所营业时间主要集中在深夜,人员往来较为复杂,且一般伴有酒水服务,加之未成年人自身自制力较弱,进入该类场所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法律禁止该类场所为未成年人提供服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是社会各界的共同义务,娱乐行业的经济利益应向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这一社会公共利益作出适当让步。KTV等娱乐场所在不能辨识顾客是否成年时,应当要求顾客出示身份证,否则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